• 更高安全度
  • 更高参与度
  • 丰富互动性
  • 观赏共融性
  • 组织便利性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拓展文库 > 我与拓展训练的故事4----挂器械的那些日子

  有了一次全程两天两夜的学员体验之后,我开始了3个月的跟班学习,而在这段时间中,最重要的还不是学习带班,而是学习安全保护的知识与技能,挂安全器械就成为了必不可少的考核内容。

       郝云刚老师是那时候的安全主管,他的专业性,亲和力是那个时代的标杆,耐心细致是他的一贯风格,说话也不像一般户外专业人员那样的豪迈,说话的时候更多的是细风和煦,一派暖男的作风。先是学习主要绳结的打法,然后就是陪同上岗培训师爬上训练架在高空学习如何摘挂安全器械,接下来是潇洒的下降,最后还需要标准的收绳打捆。

       尽管我的学员体验是在青龙湖基地完成的,但培训师跟班学习的大部分时间却是在龙门基地进行,每个周末来到龙门基地,住在大车库改成的教练宿舍,四五个教练一间房子,公共浴室、室外卫生间,带给我是学习的充实、相互交流的幸福。记得那时候最羡慕的是,在宿舍外的大车库(已经改成了简易的羽毛球馆)每一位考核合格,正式上岗的教练拥有一个自己带钥匙的储物柜,后来我也有了一个储物柜,尽管没有什么贵重物品需要放在里面,每一次到了龙门基地,象征性打开一下,检查一下,成为了我和许多正式教练一样的习惯性动作。

        在龙门基地,我独自挂器械的第一个项目是高空缅甸桥(相依为命),用实木搭建的训练架,每格的间距在50-60厘米之间,2000年之前,挂这个项目的保护器械,教练是不需要自己穿带安全保护器材的,带好四把钢锁,背上两根登山主绳,徒手攀爬到合适高度,跨坐在横木杆上,一手抱住立柱,一手向两条钢缆上正反两个方向挂好钢锁,拧紧回半扣(标准手法),然后把主绳分别穿过一根钢缆上的两支钢锁,不管下面有没有人,都要大喊一声:“Done”(放绳了!),两根主绳都穿好了,我会习惯性掐一下钢锁,看看是否会开扣,确认不会之后,就原路往下返回地面,主绳自然垂下的两端,找出靠里侧的绳头,打好双八字结,然后把绳子轻轻缠绕到训练架的立柱上,避免主绳在空中遇风飘荡。到此时,这个项目的保护器械就算挂好了,在一名教练没有完成安全考核之前是不允许独立操作的,考核合格,也需要下方又老教练的监控,才允许独立摘挂保护器械的,随着挂器械的熟练程度提高,获得老教练足够高的信任之后,就没人监控了,大体到了这个阶段就会被别人称为老教练了。不记得自己第一次挂器械用了多长时间,只是记得,下来以后,后背也是微微出汗了,而这个训练架的攀爬高度也就是5-6米左右。

       接下来就是挑战就是,独立摘挂龙门基地的主体训练架的断桥保护器械,这个断桥应该是我见过的最矮的断桥,当时并没有这个感觉,离地面大概6米多一点的距离,用上升器保护往上攀爬,还是比较省力的,攀爬到立柱顶端,用主锁加扁带的方式给自己加上一道保护,然后就可以挂一长一短的两根保护绳,长的在前,是学员用的保护绳,上方依然是两把钢锁挂在钢缆上,下方是两把主锁,都是一正一反两个方向;短的保护绳是上方保护方式中教练用到的保护器械。挂好之后,下到桥面,把主锁挂在立柱的攀爬钢筋上,也是防止飘荡的作用。对于新教练来说,一般挂好之后,都会换挂学员的保护绳,在断桥桥面上来回走走,适应适应桥面的感受,也许会来回跳上几次,也会到桥头去伸缩一下桥板面,调整断桥的断开距离,一般的教练,通常需要2-3个月的适应,才可能在桥面上行走如履平地。(现在大部分机构都采用下方保护方式,教练自己在桥面上的表现未必会比学员更好,甚至许多的教练自己从未上到过断桥桥面上去体验,却在回顾环节对着学员侃侃而谈怎么战胜恐惧,对此,我还是保留自己的观点:教练应该更多的亲自去体验每个项目,没有体验,可能对体验的总结与回顾多少要缺少一些说服力!)

       龙门基地摘挂器械的最高难度是单杆和天梯,两者比较,单杆又会更具挑战性一点。龙门基地有两个单杆训练架,一个在主训练架上,由于设计的不是很科学,在2000年前后这个设施已经很少用到了。另外一个独立的单杆建在高出主训练场3米左右的山体上,就越发显得高了。单杆和天梯一样,在训练架的顶端横设两根横杆,一高一低,低的就是提供给教练站立与行进的支撑,高的就是提高承担保护作用的横杆,早期的设计,两根杆之间的间隔并不是很宽,教练站在低杆上,高杆在腰部以下,这样,教练在高空的行进移动就变得很不舒服,挂器械也很别扭,往往挂一个这样的器械,需要很长的时间,也很累,消耗大量体力。从下往上攀爬,尽管都有保护路绳,大部分时候,教练并不愿意上升器,而是用两根长扁带加主锁,用交替保护的方式向上攀爬,这样就可以少带一个上升器,让自己在高空作业的时候更利索点。攀爬到顶端,在上方横杆上用长扁带绕过钢管做好两个保护,检查主锁确定扣好之后,就开始向中间位置移动,到了用红色油漆标志好的指定位置时,一般就已经满身大汗了,再用带上来的四条扁带分左右做好两条保护圈,用主锁连接好,一正一反,然后穿过主锁放下主绳,让两边的绳头都下垂到地面,这个时候,最爽的就是不用原路爬下来了,可以利用主绳,用上带上来的八字环,来一个漂亮的下降,安全回到地面,打双八字结,挂上主锁,把绳子固定下来,挂器械的工作就算完成了。(这个项目需要佩戴半身安全带、安全头盔、两条保护自己的长扁带与主锁,还需要背负一套下降用的主锁与八字环、四条上方保护用的扁带、四把主锁、两根主绳,满满的装备,很是英姿飒爽的!)

       尽管在客座教练群里,我已经属于年龄偏大的一位,可是从一开始,我就抢着去挂器械,也让很多的教练可以早上多睡一会懒觉,到我通过考核成为正式带班教练之后,我依然是这样,记得有很多次在青龙湖,我一个人把早上需要挂的高空器械全部承包下来,整整一个早上,我不断重复着从一个训练架冲上另外一个训练架的过程中,生生的把自己的体重从170斤左右,减重到140斤左右,那时候,我总是骄傲的说,挂器械是我最重要的减肥方式。这样的挂器械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正式加盟人众人,去到广州工作之前。


来源:微信公众号:毅学堂拓展总堂   杨毅 
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

标签:

联系电话:400-800-8516 、 24h:18036354458(微信同号)

本站关键词:南京拓展公司 南京拓展培训 南京户外拓展 南京拓展活动 南京拓展训练 南京素质拓展 南京拓展训练公司 南京户外拓展公司

Copyright © 2006-2018 Powered By 博为中国体验式培训机构 苏ICP备12052887号 博为拓展 网站地图 Xml